夜裡,小矮人邀我一起去捕捉食夢貘。

 

  「什麼?食什麼?」我睜開眼躺在床上,不知道有沒有聽錯,我懷疑地再仔細問一次。

 

  「我說,食‧夢‧貘。」

 

  小矮人站在窗台上,右手握住長弓,另一端抵在腳邊,真的是很長的一把弓,幾乎是小矮人身高的兩倍長。小矮人交叉兩隻小腿,左腳在前右腳在後,就那樣斜身倚靠著長弓。黑色的弓身細長,表面非常光滑,材質似乎是很高級的木材,看起來非常堅固。隨著纖細的弓身往上到頂端,在小矮人身旁畫出一道優美的細緻弧線。弧線的盡頭,就消失在小矮人頭上,他身高兩倍處的反射光芒裡。

 

  我懷疑自己是不是作夢。

 

  小矮人跳下窗戶,把棕色牛皮製成的弓箭筒放在我的床邊,箭筒裡面插著三支箭。打獵的補獸網則散落一地,束縛用的石子綁在網子邊緣,有三條綁住石塊的細繩不曉得為什麼,彼此相互纏繞在一團,打了一個很難看的死結。

 

  小矮人好像不在意,左手從上衣的左邊口袋拿出一張已經折的破破爛爛的紙。小矮人瞄了一眼手中的那張紙,然後抬起頭來很仔細地看著我。

 

  「我問你,你,是你嗎?」小矮人似乎在做某種確認。

 

  「我,就是我啊。」我覺得挺莫名其妙的。

 

  「那你應該知道食夢貘的事。」小矮人把那張紙很仔細地折起來,放回上衣的左邊口袋:「就是,食‧夢‧貘。」

 

  「對不起,恐怕我不曉得任何有關於,食‧夢‧貘,的事情。一丁點也沒有。」我十分小心地表示自己對於食夢貘的看法。

 

  「唉。」小矮人嘆了一口氣:「這也難怪,這世界上幾乎沒有人知道食夢貘的事情,除了你的叔父。」

 

  「我的叔父?」

 

  「這說來話長。」小矮人看著牆上的時鐘:「可是快天亮了。」

 

  我遲疑著。本來計畫天亮後燒鍋熱水,我已經很久沒有泡熱咖啡來喝。如果小矮人說的太長,我就沒有燒熱水的時間了。而且,現在的我非常累,非常想睡覺。睡醒後,自己可能連小矮人都記不得了,更何況是小矮人的說來話長。

 

  「你的叔父,在二十年前就跟著我一起去捕捉食夢貘了。」小矮人開始自顧自地開口:「但就在三年前,他生重病去世了。當時,我跟你叔父說他不能死去,因為這樣的話,就沒有人跟我一起去捕捉食夢貘了。」

 

  小矮人伸手從上衣的右邊口袋拿出一本骯髒的黑色小筆記本,拍了拍封面上的灰塵,翻開其中一頁。

 

  「我和你的叔父每年都可以捕捉至少10隻食夢貘,最多的一次是在八年前,我們一共抓到了23隻,當然,那是在你叔父還沒死去之前。我的工作是射箭,而你的叔父則負責撒網。」

 

  小矮人蹲了下來,把長弓放在地上,抓起散落一地的補獸網。我想像在一片深山叢林裡,小矮人寂靜無聲地躲在樹上,左手搭著箭矢,右手緩慢拉開弓弦瞄準獵物的姿態,而我的叔父則從隱密樹叢後竄出,迅速拋開手中的補獸網,捕捉猛獸的景象……我彷彿聽見濃密樹林中野獸鑽動的沙沙聲響。

 

  「從北方到南方,從東邊到西邊,從鄉下到城市」小矮人接著說:「花了三年時間,終於讓我找到了你。」

 

  「我?」

 

  「我跟你的叔父說,我不能沒有人跟我一起去捕捉食夢貘,於是你的叔父就跟我推薦了你,然後在病床上斷氣。」

 

  我想起了我的叔父,印象中,我的家族裡似乎有這樣的一位叔父存在,可是對於我的叔父,我並沒有什麼深刻的記憶。我對叔父的感覺,就像看到普通的家族大合照中,在某個角落裡的一位禿頭、戴著圓框眼鏡的,毫不起眼的普通叔父一樣。

 

  「怎樣?有沒有想起任何有關於,食‧夢‧貘,的事情?」小矮人問。

 

  「很抱歉,我還是不曉得任何有關於,食‧夢‧貘,的事情。」

 

  小矮人似乎很失望。

 

  「天亮了,我該走了。」我說。

 

  小矮人拾起長弓背起弓箭筒,一語不發,收好散落一地的補獸網。

 

  「也許不會再見面了,祝你身體健康。」我說。

 

  「還會見面的。」小矮人搖搖頭:「你會跟我一起去捕捉食夢貘的。」

 

  「什麼?」我驚訝地問。

 

  「因為你註定要去捕捉食夢貘,一定會跟我一起去的。」

 

  小矮人望著我,他頭頂上的光越來越亮,很快地籠罩住小矮人和他的長弓。小矮人的全身,逐漸隱沒在強光的陰影裡。

 

  我被強光刺得睜開眼睛,窗外的朝陽已經射進房間裡。床上只有我一個人,牆上時鐘的指針指著八點鐘,而火爐上的那一鍋水還是冷冰冰的。 

 

 


 

食夢貘補捉記(12345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B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