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踏上日韓土地,總不免想起曾經從圍棋書上讀到的歷史故事,既然我已經這麼接近了,何不就去尋訪這些圍棋故事的發源地呢?繼《日本棋院朝聖之旅》、《李世石的故鄉-尋找飛禽島少年》之後,我的世界圍棋朝聖之旅也開始累積,而這次來到日本大阪有了尋訪「關西棋院」的機會,當然不能錯過。(2016年四月)

 

旅行Map

旅行Map

 

  搭乘大阪地鐵御堂筋線至淀屋橋站,出站後依地圖地址查詢方向走,一棟9層樓棕色大樓就在對街,我們終於抵達關西棋院。

 

關西棋院舊大樓

關西棋院舊大樓

 


 

  西元1950年(昭和二十五年)九月,以橋本宇太郎為首的關西部分棋士脫離日本棋院,創立了「關西棋院」,正式和日本棋院分道揚鑣。關西棋院的建立,一場與權威派抗爭的獨立運動,這在當時守舊的日本圍棋界來說可是一項劃時代創舉,也是昭和圍棋史上最重大的「反亂」事件。

 

  日本棋院建立(西元1924年)以來,東京與關西的棋士之間就一直存在著差別待遇,包括降格對待關西棋士、限制關西方面獨立發放的段位免狀等情形,不過最後的導火線,還是關西棋士必須強制前往東京下棋比賽的舟車勞頓,身心疲憊和經濟開銷全部都要由自己承擔,現實層面的考量引發關西方面的長期不滿。然而,「誰強誰就說話大聲」,關西棋士不僅在棋力上與東京棋士存在著相當差距,而且當時的關西方面不過是日本棋院的下層組織,這種以東京為中心的制度,讓關西棋士也只能忍氣吞聲。不過,橋本宇太郎的出現扭轉了這種不平等關係。

 

橋本宇太郎

橋本宇太郎

 

  橋本宇太郎拜師瀨越憲作門下,是「昭和棋聖」吳清源和「韓國圍棋皇帝」曹薰鉉的師兄。二戰期間,橋本宇太郎離開東京,戰後他決定在關西安頓下來,關西方面終於迎來了一位棋界公認的強者,以及握有當時唯一棋戰「本因坊」的頭銜保持者。關西棋士們的強力後盾,這位曾經在「原爆下對局」的傳奇人物,橋本宇太郎成為關西棋院創立的重要推手。

 

  二戰戰敗後,日本人民要在一片混亂中重新站起並非易事,日本圍棋也要找回昔日榮光,身為原爆下本因坊戰的參與者之一,橋本宇太郎在浩劫中存活下來,推動關西棋院的建立,或許象徵打破日本圍棋界的陳舊制度,代表了從荒廢中革命成功的不凡意義。

 


 

  遙望關西棋院大樓,我想起圍棋書上那熟悉的名字橋本宇太郎,這裡就是創立關西棋院故事的發源地,但我們卻發現騎樓外牆上『關西棋院』四個大字招牌已被抹除,只留下勉強可辨的模糊痕跡,關西棋院不在這裡了?深鎖的大門上貼有一張簡單的公告,原來關西棋院已經遷離舊址。推敲案內地圖,新的關西棋院似乎離舊大樓不遠,往東走僅5分鐘路程而已。

 

「關西棋院」已被抹除

「關西棋院」已被抹除

關西棋院新地址案內

關西棋院新地址案內

 

  從Google Map搜查,發現當地仍保留了新舊兩種街景圖的版本。昔日街景圖上是沒有關西棋院新大樓的街景照片,不過稍微往旁邊移動指標,新大樓就呈現在今日的街景圖上了。由此可知關西棋院遷址應為最近的事,連現址所在的大樓都是最近才新建好的。

 

Google Map街景圖(昔)

Google Map街景圖(昔)

Google Map街景圖(今)

Google Map街景圖(今)

 


 

  半個世紀以前關西棋院創立,今日,關西棋院離開發源地,遷居到附近的嶄新大樓重新出發。

 

仰望北浜一丁目平和ビル

仰望北浜一丁目平和ビル

北浜一丁目平和ビル,一樓大門

北浜一丁目平和ビル,一樓大門

北浜一丁目平和ビル

北浜一丁目平和ビル

 

  「北浜一丁目平和ビル」是關西棋院的新家,一踏進大門,空氣中仍瀰漫濃濃新建築的木材味道。也是棕色外牆、9層樓的新大樓,關西棋院就位在第四、五樓層。似乎沒有管理員駐守,我們就直接搭乘電梯上五樓,來到關西棋院圍棋道場。

 

關西棋院位於第四、五樓層

關西棋院位於第四、五樓層

出電梯往左

出電梯往左

進入關西棋院圍棋道場

進入關西棋院圍棋道場

圍棋商品陳列櫃

圍棋商品陳列櫃

圍棋書籍陳列架

圍棋書籍陳列架

大眾下棋對弈場所

大眾下棋對弈場所

 

  出電梯往左,這裡是關西棋院的服務台、商品販賣部、圍棋教室,以及大眾下棋對弈場所。本來在跟櫃台小姐雞同鴨講的我們處境極度窘迫,突然一位會講中文的日本職業棋士過來解危。感謝這位日本職棋-林耕三先生非常熱心,不僅幫我們溝通翻譯,還帶我們參觀關西院內其他設施。

 

與日本職棋林耕三六段合影

與日本職棋林耕三六段合影

 

  後來上關西棋院官網查詢林耕三六段的個人資料,發現學習語文是他的興趣,英、中、韓文都會。中國、韓國是圍棋強國,而英文則是讓圍棋普及全世界的關鍵,不意外林六段精通多國語文的動機,絕對有助於圍棋的推廣與交流。

 

大眾下棋對弈場所

大眾下棋對弈場所

專注對弈的老伯伯

專注對弈的老伯伯

 

  來到大眾對弈場所,又見到都是歐巴桑和歐吉桑在下棋,林六段說他們是來讓職業棋士下指導棋的老人學生。看著白髮蒼蒼的老人仍勤學不倦地學習,再度有感於圍棋在日本社會中的文化地位和普及程度,令人嚮往。

 

院生對弈室

院生對弈室

 

  除了大眾對弈場所,樓層另一邊的空間則是對局室,裡面有院生正在互相切磋下棋,這群小孩不知可讓我多少個子兒?他們是關西棋院的年輕生力軍,也是日本圍棋未來的希望。

 


 

圍棋教室

圍棋教室

圍棋教室

圍棋教室

 

  參觀之後,我們提出尋訪關西棋院的最終目的:在這裡下一盤棋。林六段說因為現在沒有上課,所以我們可以在圍棋教室下棋!而且不用收費。再次感謝林六段和關西棋院的好意,我們終於能實現在日本下圍棋的願望了!

 

第一手留影

第一手留影

第二手留影

第二手留影

關西棋院對弈合影紀念

關西棋院對弈合影紀念

 

  在新的關西棋院,在日本下的第一盤圍棋,美妙的對弈時光,就在縱橫方格交錯的棋盤上悄悄流逝……前陣子,人工智能AlphaGo帶給圍棋界的震撼才剛開始,未來的圍棋正要飛躍進展,但當坐回棋盤之前,面對手中的那顆棋子,我們發現圍棋的根本內涵依然不曾改變。再會了,關西棋院。

 

在日本下的第一盤圍棋

在日本下的第一盤圍棋

 

 

 

B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