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元的鐵道旅行」書中,劉克襄遇到一位日本遊客,竟然說三貂嶺車站擁有「全世界最貴重的孤獨」。這形容可不得了,到底什麼樣的孤獨那麼貴重?一種緩緩發散的孤獨氛圍讓我好奇,三貂嶺車站於是成為必訪之地。(2015年二月)

 

旅行Map

【旅行Map

 

  鐵道迷心中有名的秘境車站,三貂嶺的「孤獨」其來有自,他可是全台灣唯一無聯外公路可直達的鐵路車站。親自證實這項傳言,是我計畫尋訪三貂嶺車站的最大動機。台鐵宜蘭線自八堵車站出發後,鐵道就沿基隆河谷而築,經過瑞芳車站以後轉南來到侯硐車站,繼續搭火車南下即可抵達三貂嶺車站。

 

「侯硐-三貂嶺」基隆河岸風景

【「侯硐-三貂嶺」基隆河岸風景】

 

  三貂嶺車站位於新北市瑞芳區,台鐵平溪線從此自宜蘭線分岔而出,沿基隆河往西進入平溪區,而宜蘭線則繼續東行朝牡丹車站奔馳而去。開車經過侯硐車站後駛上侯硐路,可發現身畔有基隆河,而河谷對面的宜蘭線正與我並肩而行。

 

基隆河與對面的宜蘭線鐵路

【基隆河與對面的宜蘭線鐵路】

宜蘭線上有火車奔馳

【宜蘭線上有火車奔馳】

 

  不久,侯硐路忽然轉上一小彎,這裡制高點可稍微窺視三貂嶺車站。三貂嶺車站座落於山谷夾縫之中,一邊有山壁,一邊是河谷,彷彿前胸貼後壁般狹窄,似乎沒有多餘腹地,看起來確無直達的聯外公路可容身。

 

俯視三貂嶺車站

【俯視三貂嶺車站】

 

  通過金字橋轉進橋下,可看到一標示路牌,表示道路已達盡頭,必須下車步行前往三貂嶺車站。沿鐵道上橋並鑽過行人地下道,才能沿河岸步道抵達三貂嶺車站。至此,證實了三貂嶺車站的確沒有讓汽機車可直達的聯外公路。

 

三貂嶺車站入口

【三貂嶺車站入口】

 


 

  往北朝車站走去,除了鐵軌上行駛的列車,似乎再也見不到任何「會動」的東西,旅客寂寥;當火車呼嘯而過的聲音遠去,我又只能聽見溪水潺潺,迴盪山谷……

 

前往三貂嶺車站方向

【前往三貂嶺車站方向】

火車通過三貂嶺車站呼嘯駛來

【火車通過三貂嶺車站呼嘯駛來】

沿河岸步道前往三貂嶺車站

【沿河岸步道前往三貂嶺車站】

基隆河谷特殊的「壺穴」地貌

【基隆河谷特殊的「壺穴」地貌】

 

  無聯外公路可直達,或使其孤獨之名流傳,但我覺得造成三貂嶺車站的孤獨,還是因為山谷寂寥的氛圍所致。這裡是山區裡的偏遠小車站,一個汽機車到不了的地方,除了車站,別無商家住宅,散發異常的寧靜。

 

三貂嶺(Sandiaoling)

【三貂嶺(Sandiaoling)】

 

  三貂嶺車站之名源自於西元1626年,西班牙人來到台灣東北角,取名為聖地牙哥(Santiago),後來漢人將其音譯成「三貂角」。距離三貂角海岸西方幾十公里遠的山嶺地區,當時屬於西班牙人管轄區,泛稱「三貂地區」,包含今日侯硐、雙溪區域的「三貂嶺」名稱亦由此而來。

 

三貂嶺車站

【三貂嶺車站】

三貂嶺車站月台

【三貂嶺車站月台】

 

  緊鄰山壁和河谷,三貂嶺車站只有一座小小站房。兩座岸式月台因為腹地受限,狹窄異常,其中靠著山壁那側的第二月台寬度看起來似乎僅能容一人站立。每當火車經過時,免不了要為月台上的旅客或站務人員擔心,那景象宛如真正在「夾縫中求生存」。

 

三貂嶺車站站房

【三貂嶺車站站房】

夾縫中求生存

【夾縫中求生存】

 


 

  為什麼三貂嶺車站要在這要狹小無人煙的地方「自取孤獨」呢?平溪線從此以南自宜蘭線分歧,於是興建了三貂嶺車站作為平溪線的管制起點。

 

宜蘭線與平溪線開始分歧

【宜蘭線與平溪線開始分歧】

宜蘭線列車

【宜蘭線列車】

三貂嶺隧道

【三貂嶺隧道】

 

  我離開車站往南方繼續流浪,只見兩條鐵道開始錯開,右邊的宜蘭線列車跨過基隆河,進入三貂嶺隧道,通往宜蘭。左邊則是平溪線繼續沿基隆河谷蜿蜒入三貂村。

 

基隆河蜿蜒入平溪

【基隆河蜿蜒入平溪】

平溪線

【平溪線】

平溪線往三貂嶺車站方向

【平溪線往三貂嶺車站方向】

宜蘭線鐵道跨越基隆河

【宜蘭線鐵道跨越基隆河】

 


 

  昔日平溪線礦業發達時,三貂嶺車站附近曾有一座煤礦場,因此形成繁華聚落,如今礦場關閉,只留一被鐵道穿過的小村莊孤獨河邊。村莊中還可見吊橋、纜車、洗煤場等礦業設備遺跡。

 

三貂村

【三貂村】

洗煤場

【洗煤場】

 

  三貂村位於平溪線上,距離三貂嶺車站約半公里。雖然礦場關閉,繁華沒落,連原本設立的小學都因學生不足而廢校,但校舍如今已成為眾多山友集合出發、登行「三貂嶺古道」的地點。忽然,一列平溪線彩繪火車鳴笛駛來,人群趕快跨越鐵道、聚集校門前,興沖沖研究古道路線地圖,並討論傍晚要去哪裡吃大餐。我看著如此突兀的熱鬧景象,孤獨的三貂嶺好像又不太孤獨了……

 

碩仁國小前遊客聚集

【碩仁國小前遊客聚集】

平溪線火車駛過三貂村

【平溪線火車駛過三貂村】

鐵路橋上看三貂村河谷風景

【鐵路橋上看三貂村河谷風景】

鐵路橋上看三貂村河谷風景

【鐵路橋上看三貂村河谷風景】

 

  鐵道在這裡進入三貂村,然後再度跨越泛滿碧藍的基隆河,沒入長長山洞,直抵平溪線終點菁桐車站。

 

鐵路橋上看基隆河入平溪

【鐵路橋上看基隆河入平溪】

鐵道離開三貂村沒入山洞

【鐵道離開三貂村沒入山洞】

三貂村河岸建築

【三貂村河岸建築】

 

  昔日的礦業村莊座落偏遠,山巒翠綠、流水碧藍。陽光普照下,河梯綠草蔓生,溪谷風景秀麗,村屋典雅別緻,一幅宛如世外桃源般的景象令人驚豔。孤獨一人造訪流浪孤獨的三貂嶺車站,或許讓孤獨更重了,但這樣的孤獨反而顯得更為貴重。

 

世外桃源三貂村

【世外桃源三貂村】

 

  這是什麼樣的貴重孤獨?或許,就像書中劉克襄遇到的那位日本遊客所說:『在地球的一個偏遠角落,我和他分享了一個流浪的情境。這樣貴重的禮物,再多錢都要不到的。』他離開了,而我繼續在三貂嶺閒蕩,繼續和你(妳)分享這全世界最便宜,不,或許是最貴重的孤獨。

 

撰文:BMC 校稿:黑雞

 

 

 

    B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