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aro770880 出處:批踢踢實業坊movie

 

  今天我們來談談一個關於香港影人圈內都知道的秘密,或許有些趣味,或是有些心酸,那就是關於掛名、監製、甚至是隱姓埋名的幕後影人。1989年,劉德華為台灣片商拍攝的「飆城」,與導演黎大煒合作頗為愉快,於是之後開的天幕電影公司有意與黎導演長期合作,此創業作「九一神鵰俠侶」便打著黎大煒導演,但卻有「實為劉鎮偉化名捉刀之作」之傳言,真相究竟是什麼呢?儘管眾說紛紜但讓我們看下去。

 

劉鎮偉,菩提老祖

劉鎮偉,菩提老祖

 

  在香港電影界化名拍攝其實相當普遍,無論是欺世隱名抑或被迫埋名背後原因都很複雜,「天幕」創業之始,劉德華對黎大煒極為器重信賴,便以託付公司各種事務給黎大煒,黎大煒著實分身乏術,於是拍攝「九一神鵰俠侶」實在力有未逮,而劉鎮偉(菩提老祖)與黎大煒為多年好友(不得不提劉鎮偉圈內人脈之廣,就連王家衛也是他的至交),而劉鎮偉也非常喜歡與觀眾玩捉迷藏,我們時常看到劉鎮偉當編劇時化身為技安,執導「92黑玫瑰對黑玫瑰」化名陳善之(也是菩提老祖的好友),而為天幕拍攝「天長地久」化名為劉宇鳴。曾有人問劉鎮偉為何經常化名拍戲,劉鎮偉是這麼回答的:「如果有一天自己不叫劉鎮偉,換上別人名字,片子照樣賣錢,這就說明編劇比導演重要了。」

 

  畢竟他最愛的身分還是技安啊!但有時化名拍戲的確是苦衷。1980年代,大陸改革開放,香港左派電影公司搖旗,積極去大陸合資拍片,不過剛時台灣仍屬於香港主要市場,若去大陸拍戲便會被台灣列為黑名單,有他們參與的電影更是不可能在台灣公開上映,除非像許鞍華這種根本不在乎台灣市場的影人,就去大陸拍了「投奔怒海」、「書劍恩仇錄」。

 

  我們舉個比較有名的例子,跟著李翰祥去大陸拍攝「火燒圓明園」的梁家輝,榮封香港金像獎影帝,就在當時因此上了台灣的黑名單,好長一段陣子沒人敢找他拍戲,所以就出現了欺世化名這招過牆梯。例如上面提及的「書劍恩仇錄」,攝影是西木小二,乍看之下疑似是個日本人,其實就是黃中標將自己的「標」拆開的化名,而張叔平作為「天菩薩」的美術指導,則化名為章叔屏。不過有個例外是吳宇森化名為吳尚飛為新藝城拍攝創業作「滑稽時代」,卻是因為當時與嘉禾有合約關係,不能擅自為別家公司拍片而出的下策。

 

  而另一種埋名,則是師傅或前輩有意栽培弟子的良意,儘管大部分都是師傅們主導創作,卻不吝嗇給後輩一個名分,甚至乾脆直接讓出署名給後輩。就說個「倩女幽魂」的阮繼志,他憑著此片獲得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獎,儘管影片編劇只署名他一人,但整體構思、主題趣味皆來自徐克,只是當時徐克身兼多職(不過他哪時不是身兼多職)同期製作多部影片,阮繼志說到這一段往事時,是這樣說的:「徐克的世界觀很廣,腦海裡有很多東西,可是他不能花時間研究,所以只得告訴我,例如放哪些東西似乎不錯,於是我花時間慢慢嘗試,找資料塞進去,直到合適為止。」

 

  更值得一提的是「武狀元黃飛鴻」,武術指導袁祥仁一直無法到徐克要求,徐克只好私底下找上袁祥仁的老大-袁和平,袁和平憶及此片說道:「黃飛鴻多用鋼絲輔助動作效果,像結局那場竹梯打鬥,要把竹梯擺來擺去,難度很高,但徐克意念很新鮮,我們用了很多鋼絲,拍得很辛苦,但拍出來的影像感很成功。」只是縱然這部電影傾盡袁家班之力,但最後署名只有袁祥仁一人,也榮獲了香港金像獎。要是說到掛名啊 還真是說不完呢!有「火燒紅蓮寺」、「魔鬼天使」、「飛刀又見飛刀」等。香港有一個派系是奉行集體創作,所以儘管委屈或是因為友情,都讓這段香港電影史更加輝煌。

 

  下一篇文章我們就來聊聊唐牛-谷德昭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MC 的頭像
BMC

想和妳看棒球

B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