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約撰文:mongowalk 校稿:黑雞 編輯:BMC

 

  大家好我是芒果走路探險隊的隊長,好像滿多人對我們團蠻好奇的,我就慢慢分享往日種種的「有趣」經驗吧!幾年前,一個探險夜遊的狂熱份子,召集了三五好友,“芒果走路”美其名說是一支探險隊,但其實也就是幾個老朋友窩在一起吃吃飯、逛逛街,對探險活動不能說是相當熱衷,但身為隊長的我,偶爾還是會搞點令人毛骨悚然、熱血沸騰的地方給大夥出任務。

 

夜訪培元中學

夜訪培元中學

 

  雖然探險隊本身並非積極追求刺激,但自成立以來,從大坑洪門、卡多里、烏日鬼屋、望高寮、中橫車隊三叉路、杏林醫院、民雄鬼屋等等,許多副本也都開團刷過。然而,若要說真正有遇到怪力亂神、毛骨悚然的那可不多,每說到此,便不得不提起當年我與小隊長“鳥哥”兩人一車,勇闖「培元中學」的遭遇。

 

  彰化地區的朋友應該都聽過「培元」這間學校,民國八十八年發生財務問題,又財務危機擴大,九十一年被教育部勒令解散。由於學校多年停招,關門至今荒園內廢、草木橫生,校地緊鄰曹家祖墳用地,前身又是夜總會亂葬崗,荒廢後坊間靈異怪事以訛傳訛從未間斷。理所當然,這種歷史背景悠久、環境氣氛驚悚、民間流傳故事不斷的現成「詭地」早成為探險隊計畫征討的重點,但也因為這裡知名度太高,靈異事件傳聞多不勝數,每當我提起出團,團員們總推三阻四,那天會出團此地實在也是意外。

 

  某天早上,鳥哥想去修理車燈找了我一起去,原本計劃換個燈邊去吃飯,誰知車行老闆問題百出,一下調錯貨、一會裝錯車,竟讓我們耗了一整天。鳥哥很不好意思說要請我到彰化吃拿坡里補償,誰知大老遠到了那竟然又沒開。出於歉疚加上下午五點多天色還微亮,他就這麼被我拐去夜訪培元這條不歸路了。

 

  上了八卦山牌坊,經過大佛軍機憲兵所,景觀餐廳拐個彎後,培元中學停車場的牌子就佇立於旁。正門口鐵門老舊,兩顆巨大的針葉樹木穿插在廢棄的樓房之間,裡面望去竟然有三五個國中生在那嬉鬧。我突然被潑了桶冷水,原來這地方變成觀光勝地不成?但既然都來了,我還是勉強拉著鳥哥翻過後門進入校區。由於是臨時起意,當天裝備甚不周全,兩人只有一只隨車攜帶的LED小手電,好在天色尚未暗下,我們就趁這段時間把校園大致探索一遍。

 

  荒廢的學園內荒無破舊,但除了美容教室裡一面面破裂的鏡子和實習人頭令我們感到有點噁心之外,其實也沒啥值得一提。我倆一間一間晃過教室、廁所、辦公室,時間是傍晚六點快半,原本嬉鬧的國中生早已隨突然暗淡的天色離開了學校。看看四周,突然發現左面還有一棟特別「新」的教學大樓,雖然看起來有些年歲,但似乎仍維持尚未完工的狀態。

 

  探秘最後當然要有始有終,我們便提步往「新大樓」走去,這時天空已經黑的徹底,照明除了一支LED小手電就剩天空上的猥瑣笑容。踏上新大樓走道,有個空間吸引我們的目光,牆上則有WC的廁所標記,即使拿手電照明卻仍只能看到裡面的一片虛無,隔了一道門的廁所彷彿是另一次元。

 

  我們遲疑一下還是走了進去,才發現這間廁所的格局相當詭異,裡面竟然沒有半個窗戶就是一間密室長廊,密不透風的構造讓我耳朵嗡嗡作響,這裡不知多久沒有光線照進來過。除了小手電前的光線,我和鳥哥就算面對面也完全看不到對方的臉。這宛如蓋於墳丘土堆下的密閉空間,我小心翼翼踢開了第一間半掩的廁所門,裡面只有乾涸的破裂馬桶與沒水的水箱,開了第二間門也是一般,而第三間的門本來就開著,我想再看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特別了。

 

  密閉的廁所依然讓我們感到暈眩耳鳴,不過探了這區我們也算是成功征服,但正當我們打算回頭要走出廁所時,身後突然傳來一震讓我們無從反應的聲音「嘩~啦啦啦啦啦~」,最後邊間廁所竟然傳來沖水聲!我倆看著彼此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下一秒竟然傳來「咖拉-移」門鎖彈開的聲音,黑暗中隱約看見第五間的門就這樣滑開了!我心跳漏跳了好幾下,瞳孔放的蛋大,扯開喉嚨卻只有深深的吸氣聲,轉頭正要跑才發覺腿一軟,這才驚見鳥哥已經衝出廁所,我連滾帶爬向外衝,彷彿只要慢了一秒就再也走不出那個門了。我第一次意識到鳥哥真是個軍人,那百米衝刺的速度好比奧運場上吃禁藥的選手,出廁所後我們拔腿往後門方向衝,在我前面的鳥哥就像在拍電影,單手架上快兩公尺的圍牆雙腳一躍就側身翻過!我趕緊跟著爬過,兩人上了車就一路沒命的狂奔離開培元中學。

 

  路上風吹的好急卻吹不走半點恐懼,我的腦海不停回想剛剛遭遇的種種,不停思量到底那乾涸的廁所如何發出沖水聲?滑開的門鎖為何卻沒有半隻手或半個人影?我們滿肚子的疑問和驚恐但誰都不敢再多說一句,等到自己真正回過神來,已是不知不覺的在家昏睡了一整天之後了。

 


 

  挑了一個日正當中的午後,我們抱著嚴肅敬畏卻渴求真相的複雜情緒,再次重返培元中學(彰化市卦山里卦山路151號)。

 

培元中學Google Map街景圖

培元中學Google Map街景圖

 

  四年後的重返,我與鳥哥顯得有些緊張。隊員們沒有平時的嬉鬧,我們靜靜看著這個熟悉卻又不太一樣的大門。四年了,也是時候該跟記憶深處的謎團做個了斷。趁著太陽正烈,我帶著隊員從校門旁的圍籬道路往後門走去,這路還跟當時一樣特別陰涼。烈日下的沿途景色隨著腳步,彷彿又逐一拼湊起心底那零碎卻巨大的恐懼回憶……

 

從圍籬道路往後門走去

從圍籬道路往後門走去】

 

  我們翻過後牆,操場任荒草恣意生長,跑道早已不復。四周瀰漫著風聲、鳥叫、蟲鳴,我們不做逗留,更為了避免多餘的打擾,團隊在簡單拍攝現況後,便往新大樓直去。

 

培元中學校區現況

培元中學校區現況】

操場任荒草恣意生長

操場任荒草恣意生長

 

  原本就沈靜的氛圍,在抵達這「新大樓」後變得更加的凝重。

 

仰望新大樓

仰望新大樓

 

  事隔多年也許過於恐慌,我發現印象中之前夜探的廁所與現在看到的有些混淆。密閉無窗的是男廁,無門迴廊則是女廁無誤,男女緊鄰兩兩相依一共四間。(以下將放置廁所照片,自覺靈感強烈、八字過輕、易受驚嚇的朋友慎入)

 

新大樓廁所

新大樓廁所

 

  儘管印象已經不甚清晰,但看到這間女廁我和鳥哥還是同時被大大震懾。長廊設計、單面格局、最後一間正對出入口,那晚彈開門鎖發出水聲的詭廁……烈日當中我仍從背脊麻到後腦,冒出一身冷汗。

 

女廁長廊

女廁長廊

最後一間正對出入口

最後一間正對出入口

 

  稍稍平復心情後,我決定進去確認最後一間水箱的狀況,不要問為什麼是我,因為他們打死都不要進去。我終究還是再踏入了這間女廁,我的大腦處於一種極度運轉的狀態,設想出各種狀況,除了如何逃跑、反抗、掙脫,更拼命暗示自己別再軟腿。「沒水」,出了廁所我只說了兩個字便往圍牆快步離去。我們沒有跑沒有叫深怕驚擾到誰,除了走在長草上的沙沙聲,誰也沒有發出半點聲響。在翻過圍牆後我不自主往回看了一眼,就一眼,教學樓上的窗戶、離我漸遠的廁間迴廊、球場邊荒蕪樓梯……剛剛每個畫面都像幻燈片清晰烙印在我的腦海中……

 

球場邊荒蕪樓梯

球場邊荒蕪樓梯

 


 

  過了幾天,我仍然為這次的重返任務感到不安,每一個睡不著的夜晚都彷彿又重回了這棟大樓,而這篇文章是我重複書寫的第三次(連續兩次莫名的黑屏重開文章卻都沒有儲存),我卻不得不寫完它。我想唯有把恐懼分攤出去,才是消彌恐懼最好的辦法,你們說呢?

 

 

 

文章標籤

B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