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21 OB賽

2006.5.21 OB

 


 

1 日子

 

  除了掃墓,考試之外……因為小物盃,來新竹已經很多次了。每次來比賽都當作是夏天開始的渡假郊遊……這是很拼的郊遊。喜歡遊玩的氣氛、比賽的感覺、球場的青草、紅土、汗水,以及那夏天的陽光。

 

  記得每次來新竹比賽,都是住在陳總家裡,很好客的爺爺奶奶,還有好吃的消夜炒飯。這一次陳總沒能全程陪伴,沒有了古意的三合院,懷舊的磚牆,以及那嚮往沉靜的蘊蘊氣味。

 

  第一天早晨帶圍巾走上清交小徑,炎熱的大太陽在蔭鬱樹叢間,很有默契與夏季蟬聲一起沙沙作響。散步在清交大學山坡,隨同夏季熱浪起伏,混有濕氣的影子沾附在冒著汗的皮膚,肩上那有點沉的行李似乎輕了點。

 

  最大的對手,不是那些已經熟悉的球員面孔,或許反而是猛熱的大太陽,及只有九個人的陣容,九個人的棒球……九個人的團結合作。

 

  第一場比賽對上清大,如同以往擔任開幕戰先發投手。也許已經打過很多比賽了,但我仍然依稀記得第一次登板投球的樣子。習慣性踩踏投手板,習慣性踢著紅土,然後習慣性比賽就這樣結束……心情似乎比以往沉靜,勝利的喜悅已經懂得埋藏在沒人看到的地方,似乎也準備要開始變成習慣性的了。

 

  晚餐或許是因為勞累以及睡眠不足而食量不多,是否這也是某種習慣性的不滿足?拖著疲勞身體及沉重雙腳,回旅館一倒頭便睡了十個鐘頭。這實在是太累了,第一天。

 

  很快,日子。

 


 

2 兩出局後

 

  第二天是悶悶的一天,因為兩場比賽都輸掉了。

 

  中午在交大摩斯享受吹冷氣的快感,在一群人中獨自安靜,加上超級懷念的摩斯薯條。

 

  大夥躺在樹蔭下休息,膝蓋已經開始酸痛。多了胖子和朱小弟,氣氛總會熱絡些。包著濕毛巾站線審是不錯的選擇,至少不斷蒸發的不會只有汗水。

 

  第四場對上成大是這次小物盃最刺激的比賽。對方投手水準頗高……速度不錯的直球以及犀利滑球,壓制住打線,而我們的投手群和守備也屢次驚險守住。

 

  三次的投打對決,似乎激發起我的鬥志,開始專注起來。

 

  第一次選了滑球打,中左外野飛球接殺。

 

  第二次凹到滿球數,觸身球保送。

 

  第三次抓準第一顆速球,順勢推向中右外野深處,帶有超前分打點的一支二壘打。我很振奮,這顆球是我打的最好一次推擊,也算是打敗對方強勁的對手了!六局上半終於超前,二比一。

 

  我們似乎聞到了勝利氣息……然而,棒球,卻總是在兩人出局後才開始。

 

  緊張比賽進行最後六局下半,黑雞氣力放盡,我只好上來把守最後關頭……僅只二比一領先,壘上留下一名跑壘者。先抓一個三振,兩人出局…剩最後一個出局數,比賽就贏了……

 

  可能還是會緊張,暴投……追平分回來,二比二。

 

  接下來中外野深遠安打……打者想上三壘,黑雞接到回傳球早一步觸殺打者,只是被猛烈衝撞球撞掉了,好可惜好可惜……三壘有人,黑雞臉上也留下了傷痕。

 

  面對最後一名打者,直球連發,一個游擊方向內野滾地球……卻是再見失誤。瞥見漏球景況,頭也不回默默走下投手丘,二比三,我們輸了第二場。

 

  只是覺得惋惜。

 

  也許是打了一場精采比賽,抑或是昨晚睡飽了,晚上精神特好,和同室的MK、思翰及黑雞大聊特聊。也跑到七樓與哩摳和Ven串門子。隔壁的小孩倒是都睡死了。看完世足賽,葡萄牙對英格蘭,已經快凌晨三點。

 

  夜深的清大夜市雖然仍燈火通明,買消夜的學生仍多,但總覺得有點冷清。打烊店家清洗著一整天經營的污漬,也洗著一身疲累,伴隨著疲累的我,在那巷道盡頭處。

 

  兩天下來,老人隊二勝二敗,小孩隊二勝一敗一和,連霸之路頗不樂觀。

 

  只是那又怎樣呢?心中似乎是跨越了某一條線,這個大家能在一起打球的日子,就夠了吧。

 

  就像兩出局後的棒球比賽,拼過,就是了。只是要問:「你拼過了嗎?」

 


 

3 再會,夏季的新竹

 

  想著對成大的最後一個打者……如果來個變化球不知道結果會怎樣?直球連發硬碰硬才是男子漢的對決?也許很多時候很多事情,拐個小彎,結果會不一樣。

 

  晚上聊著搭訕話題,很好笑。自然為之,就那而已,東閒西扯,如此這般。最喜歡聽各行各業的勞動階層,如計程車司機,講著他們的故事。

 

  黑雞晚上睡覺一直壓過來,不曉得要幹什麼……

 

  拖著酸疼四肢,終於開始了第三天的賽程,早上八點對上交大A,這一場預定擔任先發投手,預期可以贏的比賽,投球狀況倒是出乎意外的不錯。值得一提的是有「完全比賽」機會……前兩局三上三下,第三局連兩K,連續解決對方八個人,腦中浮現出完全比賽的念頭。

 

  很邪門,不成文的結果,馬上就被第九棒敲出安打,然後失分。

 

  很多時候事情絕對不可能如想像中的那樣順利,是吧?就像接下來小孩隊面對清大打出了再見安打。

 

  夏季的棒球饗宴,就快要結束了。

 

  最後一場老人、小孩自家對打,我輕鬆站在外野守備,原來外野就像隔山觀虎鬥,內野的緊張氣氛只是緩緩飄向外野……飄了過來,輕輕的,和內野的緊繃不太一樣。

 

  頭頂上,太陽依舊狠毒,紅土依然飛揚,只是忽然感受不到那吹來的風了……代表世代交替的比賽,在一瞬間默默結束。帽緣的汗水如往常般流了下來,滴在腳邊,腳邊的青草開始閃爍刺眼光芒,掩映那過往卻即逝的連續畫面,仍然是格外清晰。然而,在湛藍天上的雲朵形狀,卻慢慢不一樣了。

 

  太陽依舊狠毒。

 

  日子過的很快,轉眼滄海桑田人事已非。能否抓的住吶……就像是又來到熟悉的清交棒球場。藍天依舊在,微風仍吹拂……想再打一聲招呼,卻忽然哽咽住了。

 

  再會,夏季的新竹。

 

2006冬台大小物盃

2006冬季台大小物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想和妳看棒球

BM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