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蘭巴南(Prambanan)寺廟群位於印尼爪哇島日惹附近,是東南亞最大的印度教廟宇,歷史超過千年,西元1991年入選世界遺產。普蘭巴南與印尼佛教勝地婆羅浮屠(Borobudur)齊名,都是來到印尼日惹觀光必訪的宗教古蹟景點,對印度教非常陌生的我們抱著建築欣賞與文化學習的心情,走入了普蘭巴南寺廟群。(2017年六月)

 

走入印尼日惹普蘭巴南寺廟群

走入印尼日惹普蘭巴南寺廟群

 

  普蘭巴南寺廟群位於日惹市區東北方約20公里車程,從飯店包車出發很快就能到達,普蘭巴南周圍建立了廣大的園區,設有遊客中心、遊園步道、遊樂園和商店街,附近還有其他寺廟古蹟,這裡觀光客很多,需要買票才能入場參觀。因為宮殿遺跡Ratu Boko就在普蘭巴南的南邊不遠,兩地常搭配觀光行程前後安排,所以選擇「普蘭巴南&Ratu Boko」套票會比較划算。我們當時是去包車導遊熟識的賣票所購買,票價為一人520,000印尼盾(折合台幣約1,200元),比直接在普蘭巴南現場買又更便宜一些。

 

旅行Map

旅行Map

普蘭巴南寺廟群

普蘭巴南寺廟群

 

  進入園區隨著方向指引,從遠處就能看到數座尖塔矗立,那就是普蘭巴南寺廟群,正值中午艷陽高照,藍天白雲下的灰色印度教尖塔輪廓清楚呈現,莊嚴肅立,我們不知不覺被塔端高聳吸引,來到了進入普蘭巴南的入口。

 

進入普蘭巴南入口

進入普蘭巴南入口

入口看普蘭巴南中央的尖塔

入口看普蘭巴南中央的尖塔

 

  走上參拜通道,我們發現原來普蘭巴南分成外院與內院,以正方形圍牆做區隔,參觀動線入口位置在正東方不過四面都有出入口可通行,內院為主廟區域,主位方整體坐西朝東,被外院以正方形包圍,而外院外圍邊長約有250公尺。據說外院原本建築了224座孤立小廟(Pervara),因昔日盜採而破壞殆盡,只見今日石堆滿地散落的模樣,有不勝唏噓之感,不過外院頹圮卻凸顯了內院主廟屹立的丰采。

 

普蘭巴南寺廟群結構地圖

普蘭巴南寺廟群結構地圖

 

  走入普蘭巴南內院,龐大壯觀的主廟群令我們大開眼界。與外院的頹圮景象迥異,內院主建築皆已完善重建,外牆石砌雕工精緻,雄偉尖塔聳立優美,展現出東南亞最大印度教神廟的宏偉氣勢。

 

普蘭巴南內院濕婆廟合影

普蘭巴南內院濕婆廟合影

普蘭巴南內院三大主神廟

普蘭巴南內院三大主神廟

 

  普蘭巴南內院共有八座主廟和其他零星小廟組成,其中座落西側的三座主神廟供奉印度教的三大主神,分別是中央的濕婆(Shiva)、北側的毗濕奴(Vishnu),以及南側的梵天(Brahma)。濕婆為毀滅之神,是印度教最為敬畏的神明,而毗濕奴是維護之神,梵天則為創造之神,從三大主神可領會到印度教篤信因果報應和人生輪迴。生命不以生死為界限,而是無窮無盡輪迴之中的一個環節,講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關係,前世之所作所為將會決定今世的命運,信徒須通過修行並累積功德,才能追求「梵我合一」達到生命的最高境界。

 

普蘭巴南濕婆廟

普蘭巴南濕婆廟

仰望普蘭巴南濕婆廟建築

仰望普蘭巴南濕婆廟建築

登普蘭巴南濕婆廟留影

登普蘭巴南濕婆廟留影

 

  仰望普蘭巴南主神廟群建築巍峨高聳,高塔皆色相深沉、雕刻繽紛,尖端一立矗地直衝天際,我似乎能稍微理解「梵我合一」的精神。每座主神廟都開放讓遊客參觀,我們選擇爬上濕婆廟的陡峭石梯登堂入室,不像其他主廟只供奉一廳一神,尖端高達47公尺的濕婆廟規模顯然最為龐大,分別從東、南、西、北入口共有四個廳室,除了濕婆之外,還供奉了祂的兒子象頭神(Ganesha)、化身投山仙人(Agastya)、以及濕婆之妻雪山神女的化身難近母(Durga)。

 

登入濕婆廟廳室

登入濕婆廟廳室

濕婆(Shiva)神像

濕婆(Shiva)神像

濕婆之妻難近母(Durga)神像

濕婆之妻難近母(Durga)神像

仰望濕婆廟高壁

仰望濕婆廟高壁

遊走濕婆廟迴廊

遊走濕婆廟迴廊

 

  遊走主廟迴廊仰望建築高壁,除了欣賞結構精巧的石砌面牆,牆上還有雕工細膩的浮雕圖像,訴說著印度教眾神的故事。跟隨浮雕迴廊圍繞主廟外整整一圈,圍牆上的法輪雕刻裝飾彷彿讓我們被領入無窮輪迴之中,不禁開始思考因果循環的意義。

 

牆上浮雕

牆上浮雕

牆上浮雕

牆上浮雕

 

  欣賞主廟群那精美的建築工法與雕刻工藝,很難想像其實普蘭巴南也跟婆羅浮屠一樣,曾經經歷荒廢的命運。普蘭巴南大約首先建於西元850年,然後逐漸擴大寺廟規模,幾乎與婆羅浮屠同時存在,說明了當時中爪哇王國對於印度教與佛教兼容的態度,或許是互相和平共處,亦或是彼此競爭對立。曾經欣欣繁榮的盛景,後來可能是王國政權外移、權力鬥爭、默拉皮火山噴發等原因而逐漸沒落,直到十六世紀一場大地震終於讓普蘭巴南完全崩毀、化為廢墟,淪為鄉野傳說故事中的題材。

 

西元1893年所拍攝普蘭巴南濕婆廟照片

西元1893年所拍攝普蘭巴南濕婆廟照片

 

  西元1733年,荷蘭人CA Lons成為第一位發現普蘭巴南的西方人。1811年,英國人探險時的偶然相遇,讓埋沒荒野的廢墟終於能重見天日,卻因為缺乏保護意識讓古蹟不斷遭盜採而被破壞殆盡,直到二十世紀才開始有全面的重建計畫與執行,直到今日普蘭巴南的恢復工程仍在持續進行中。

 

濕婆坐騎Nandi廟

濕婆坐騎Nandi

 

  普蘭巴南內院還有三座較小的坐騎廟。正對濕婆廟前方座落的是Nandi廟,Nandi為濕婆的坐騎神牛,而另外二大主神也各有祂們自己的坐騎,分別是毗濕奴的坐騎大鵬金翅鳥Garuda編按:此即為印尼嘉魯達航空公司的名稱和標誌由來)、梵天的坐騎孔雀Hamsa,祂們都有屬於自己的坐騎廟並對立呼應主人的主神廟。

 

主神廟與坐騎廟互相對立

主神廟與坐騎廟互相對立

毗濕奴坐騎Garuda廟

毗濕奴坐騎Garuda

濕婆坐騎Nandi廟與梵天坐騎Hamsa廟

濕婆坐騎Nandi廟與梵天坐騎Hamsa

 

  除了印度教三大主神廟和坐騎廟,剩下兩座更小的主廟為座落在南北兩側的Apit廟(爪哇語Apit有側面的意思),南邊的Apit廟推測可能是供俸梵天的妻子辯才天女Sarasvati),而北邊的Apit廟則對應供奉毗濕奴之妻吉祥天女Lakhsmi)。此外,內院還有其他小小廟如Kelir廟(屏障)、Patok廟(角落)分布特定位置,或各有印度教的涵義與功能。

 

Apit廟、Kelir廟、梵天廟

Apit廟、Kelir廟、梵天廟

從北方眺望普蘭巴南神廟群

從北方眺望普蘭巴南神廟群

 

  誕生輝煌時代,遭遇荒廢潛沉,普蘭巴南的前世今生彷彿進入印度教的生命輪迴,然而西元2006年日惹地震、2010年默拉皮火山爆發,讓普蘭巴南再度受到因果循環的考驗,如今,寺廟群建築仍屹立不倒。走入東南亞最大的印度教廟宇,除了欣賞古蹟宏偉與學習文化涵蘊,我們也看到了普蘭巴南寺廟群的反覆興衰,人生在世何嘗不正是如此呢。

 

撰文:BMC 校稿:黑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MC 的頭像
BMC

想和妳看棒球

BM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